栖尤

今天我码字了吗(没有

危险关系

#依旧是段子体

#语死早逻辑不通,练笔。


纯与欲的共存体

想在那家伙的脸上看见不一样的表情。
最好是臣服在自己身下时,探索出只有我能知道的表情。

安迷修坐在座椅上,双手搭着座背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的样子,嘴里和旁边的姑娘磕着叨,视线却分寸不离此刻在篮球场上运球的人。
跃起投篮时,手臂带着球高高举起,手腕轻轻一抖,篮球就离开手心朝球框飞去。宽松的球衣也因高举这个动作而上缩,露出腹部来。凭着他姣好的动态视力,他轻而易举的就将露出的那两条人鱼线收在眼底,并且看见隐没在裤腰附近有一块红紫的痕迹,似乎是被蚊虫叮咬的惨状。

想到昨晚雷狮挡住他,想在脖颈印下吻痕的举动,却没想到在帮他口时在腹部被烙印下痕迹。...

物极必反

——指事物发展到极端,会向相反方向转化。

#安雷安

#语死早处处毛病、也许是婴儿车(艾斯与艾姆?)



1.抽鬼牌

事情变得有些不妙啊。

安迷修手里攥着仅剩的两张牌,强行假装若无其事。想起开局前自己信誓旦旦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,却没想到几局下来这帮海贼团团员个个开了「鬼牌避免」的挂一样,运气好的要命,就连单根经的佩利也能轻松的打完全部的牌,大喊「根本没有鬼牌啊这叫什么抽鬼牌游戏」情绪低落起来,然后被帕罗斯强喂了一根肉骨头,这才安静下了。

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是联合起来欺负他不是船上的人吗???

而现在战争已经变成了他和雷狮争夺最后一名。

安迷修深吐一口气,将心中的那些犹豫抛之脑...

© 栖尤 | Powered by LOFTER